导航
关闭

创业新闻快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语录 > 励志语录 - 正文

香港不能作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20 浏览:

1、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香港经济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根据特区政府公布的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香港经济同比大幅下跌8.9%,而在2019年第四季度,香港经济已经同比下跌3.0%。如果说经济衰退的一般定义是连续两个季度经济同比下滑,那么香港经济目前已经处于衰退期。

2020年第一季度8.9%的同比跌幅,也创下了比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更糟糕的表现。1998年第三季度,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香港经济单季曾同比下跌8.3%。2009年第一季度,国际金融危机期间,香港经济单季同比下跌了7.8%。

目前香港经济的困局,主要受两大因素影响:暴力活动和新冠疫情。

接下来,由于港区国安法即将出台,中美将进行激烈的较量,香港经济将会受到更大冲击。

2、香港接下来经济会更糟糕。

今年,香港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依然是新冠疫情,但香港经济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则是中美围绕港区国安法进行的斗争。

5月29日,特朗普愤怒地发了一条只有“CHINA”内容的微博,很多人都说他要憋大招。但随后他在记者会上仅仅是针对中国再次抛出一大堆老调重弹的指责,而在外界非常关注的香港问题上,特朗普并没有宣布明确的制裁措施。很多人觉得可以松一口气,当天美国股市竟然大幅上涨。

我跟很多人的观点不一样,我觉得大家大大低估了美国就港区国安法问题对香港和中国进行制裁的决心和能力。

在中国,有一种观点认为,中美利益交织点很多,美国如果制裁中国,一定会损害自己的利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并由此推测特朗普不会怎么样。

我要说的是,这种观点绝对是错误的。

从贸易战,到对华为发起科技战,特朗普已经一再证明,为了打击中国,他根本不在乎美国可能遭受的损失。换句话说,在特朗普的算计中,相对于中美地缘政治竞争的大局,美国因为打击中国而不得不承担的那点损失根本算不了什么。

目前中美就香港问题的较量处在一开始的胶着期,双方正在相互打量。中国方面,港区国安法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美国则等着国安法细则,随时准备报复。如果以为美国的报复不会到来,那就是太幼稚了。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由总统宣布要做的事情一定会做,而且更关键的是,美国有报复的能力,更有报复的意愿。

在中美因为港区国安法竞争加剧的背景下,香港经济只会更加糟糕。

3、香港的命运,从来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接下来香港将越来越受到中美竞争的影响。

要理解香港接下来的命运,需要首先理解中美竞争的态势。

美国在把中国定位为头号地缘政治竞争对手之后,美国对华政策已经不能从单纯的经济利益出发进行考量,甚至不能用通常的商业互惠原则进行考量。

美国已经把中美竞争看作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新冷战,或者至少是一场必须分出胜负的综合格斗(MMA)金腰带之战。

美国根本不在乎自己会遭到多少打击,美国要的是,要么直接把中国击倒(KO),要么凭借点数优势最后战胜中国。

看过MMA比赛的人都知道,谁会在乎对手打自己一拳、踢自己一脚?为了最后的胜利,抗击打能力是最基本的一项能力,谁也不会因为担心被对手击打而放弃比赛。

就香港而言,美国在香港有1300多家公司、8.5万公民,美国对香港的制裁肯定会让他们受到影响,但美国很可能根本不会考虑这些了。

此前,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对华为进行制裁,美国自己的利益当然也受到了损害,但美国已经根本不在乎了。

4、香港四大经济支出产业,受到冲击最大的将是贸易及物流,但如果要伤及香港的根本,则主要看美国对香港金融服务的打击力度。

根据2018年的数据,贸易及物流占香港GDP的21.2%,如果美国取消香港特殊关税区的地位,这部分经济将受到打击。

香港四大支柱产业中,金融服务占19.7%,专业服务及其他工商业支持服务占12.0%。如果美国将其金融霸权“武器化”,瞄准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下手,香港金融业则会受到打击。

香港另外一大经济行业是旅游,占4.5%,但相对于前面三大支柱产业,旅游业对整个香港经济的影响没有那么大。

5、香港的悲剧是,它正在一步步成为中美两个大国斗争的“战场”。

在地缘政治竞争中,如果你是“棋手”,你可以选边站,可能会输,也可能会赢,但如果你一旦沦为”棋盘“和“战场”,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输。两头大象打架,无论谁输谁赢,它们脚下的草坪都会被践踏得体无完肤,一败涂地。

很不幸,香港已经逐渐沦为了中美竞争的一个重要战场。

香港问题,是东西方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冲突的集中爆发点,也是中美地缘政治竞争的集中爆发点。

香港之所以会沦为“战场”,既跟香港特殊的历史有关,也跟香港回归后,在意识形态上日渐走上“亲美反中”的路线有关。

从某种程度上讲,香港是一个奇葩,作为一个中国特别行政区,它竟然在中美竞争中选择了美国。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香港也是中国崛起大背景下,无数个被迫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一个小玩家之一。台湾、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新西兰等是如此。

以前,在中国相对实力较弱的时候,很多国家和地区选择政治和安全上靠美国,经济上从中国拿好处的策略,是管用的。但随着中国实力增强,特别是随着中美竞争加剧,这种两边拿好处的策略越来越失效。

6、香港其实是没有选择的,它的生死存亡、兴衰荣辱,都只有选择中国这一条路。

香港的崛起,从根本上来说,受益于中国整体的崛起。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成为了连接中国和世界的一道桥梁。香港的法治环境和开放的金融体系,让它在中国对外开放中具有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但桥梁之所以重要,不在于桥梁本身,而是因为桥梁两边的人要相互来往。桥梁两边越繁荣、相互交往的需求越强烈,桥梁的价值越大。

对于香港来说,如果失去了中国内地,就失去了桥梁最重要的一边,这个桥梁的价值和意义就大大下降。

一座再漂亮的桥梁,如果没人使用,很快也会荒废。

7、香港的出路在于去政治化。

对于香港来说,必须想办法一步一步从中美竞争的“战场”位置中挪出来,其根本的选择在于去政治化。

香港的最佳定位是,充分发挥它在法律制度和金融体系方面不可替代的优势,继续扮演好中国和世界经贸、投资、人员往来的桥梁作用。

这个定位是纯经济属性的,也是中性的、技术性的,这跟香港是否普选、是否独立,没有任何关系。

相反,在香港高度政治化的情况下,如果按照反对派的要求进行普选、甚至让香港获得的更大的独立地位,只会让香港的亲美反中气氛更加浓厚。

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要选择亲美反中的路线,这难道不是死路一条吗?

8、香港问题的本质是,在香港发展出现问题、贫富分化加剧社会阶层之间矛盾的背景下,反对派利用了香港绝大多数人希望自己“当家做主”的意愿,将全体香港人绑架上了一条“亲美反中”的不归路上。

香港人希望自己“当家做主”的意愿是真诚的,也是强烈的,但很多香港人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严重误区。他们以为,香港人“当家做主”就是,“我要选谁当特首就选谁当特首,我要骂中国就骂中国,我要亲美反中就亲美反中,中央政府和内地你一点都不要管我,而且我作为中国和世界之间桥梁所能得到的好处一点也不能少。”

简单来说就是,我要政治上的充分独立自主,但我又要经济上的所有好处。

我就想问所有的香港人一句话:“凭什么啊?”

香港的地位短期内无法被上海和深圳替代,但这不意味着香港对于中国不可替代。换句话说,即便没有了香港,中国还是照样要发展、照样要进步。

但没有了中国内地,香港有什么?要成为美国的第五十一个州吗?还是要成为一座被中美地缘政治竞争彻底撕裂、摧毁的“废城”?

9、香港的经济问题是真实的,也是最容易解决的。

香港有700多万人口,但大陆有14亿人口,粤港澳大湾区就是为香港量身打造的,甚至为了照顾香港的利益,连港珠澳大桥都不直通深圳。

不解决香港的政治问题,或者说香港不去政治化,在中美竞争的背景下,香港的经济困境只会更加严重。更重要的是,对于一个坚持亲美反中的香港,中国内地为什么要巴心巴肺去支持?

10、对于中国内地的民众来说,需要认识到,围绕港区国安法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港区国安法相关决定在全国人大会议上通过时,爆发了长时间、热烈的掌声,这充分说明内地社会,从官方到民间,对香港过去一年多闹出的种种事端早已经受够了。中央政府对香港问题刮骨疗毒,进行处理,势在必行。港区国安法的出台,在中国全社会拥有广泛的支持度,这一点是没有任何怀疑的。

接下来的关键是看港区国安法的具体内容。

魔鬼在细节中。

其实,在这里面的风险也非常大。

法律的关键在于执行。去年香港特区政府实行反蒙面法,但最后因为不能严格执行,反而助长了反对派的嚣张气焰。

国安法同样要注意,要么不出手,要么一出手,一定要有“牙齿”。否则,会让反对派更加得势,会让真正爱国爱港的香港民众失望,也会让内地民众失望。

不管有没有国安法,香港二次回归都势在必行,而我认为,二次回归最核心的内容就是——香港的治权,必须回归到真正爱国爱港的人士手中。商业的归商业,政治的归政治,在所有涉及政治的领域,都需要开展一场大规模的“二次回归运动”。

标签: 香港不能作

相关文章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